Sunday, July 13, 2014

Convenience

足球世界盃,我只看了小組賽澳洲 v 荷蘭的上半場。我已經說不出任何一支球隊的所有首發球員。

體育賽事就是這樣。往往大決賽都是陰陽極端的球隊在爭奪。進攻v防守,團隊v球星。

去年的WBC印象很深刻,甚至比世足還緊張。我可以說出所有中華隊的球員,守備位置和先發輪次。一直刷FB等待最新的進展。吃泡菜那場郭泓志被敲的那發全壘打還是有點震驚。東京巨蛋大家都覺得有機會,因爲是王建民先發。從田中將大手中敲出來的比分最後還是被超前了。

比賽總是希望自己的球隊會勝利,有時候卻也希望某球隊輸球。輸日本根本就是淘汰了。輸泡菜只是例行賽,還可以前進東京,可是怎麽輸日本比較激動。

我下注的時候或許想贏的不是錢,而是希望世界會是我想要的那樣。或許,Michaelangelo和畢卡索畫的不是藝術,只是他們想象中完美的世界。

對於弱小的我們來説,只能夠存在著希望。相信希望。有人相信她的王子會騎著白馬來到她家門口。有人相信耶穌會再次降臨。我相信我這一輩子會看到我愛的球隊會再次成爲冠軍。
人,總是要靠著別人給與希望,點亮前面的路。就是這麽脆弱。

很多事情其實都很Convenient。就好像尼瑪受傷了巴西就慘敗。LBJ離開熱火就回到Cleveland。田中將大投的很出色然後手臂韌帶就撕裂。

演唱會-天團-新加坡。去年。今年。你連五月天都不去,那蘇打綠也不用問。蘇打綠會唱無眠,我聽到會哭,也會想起那一個睡不着的夜晚。

3 意見:

ahyunn said...

時間也許不能痊癒那些悲傷,但總會麻痺那些悲傷


其實也不懂可以留些甚麼,或更正確的說其實我本來想在你妹妹那邊留言卻發現她沒開放留言,很想介紹她一本書,朱少麟的,不懂她看過沒(因為我覺得她看書的數量應該比我多了好多倍),有一句特別適合她的心境我想

The eternal flight of myself from myself.


不確定這些話是否可以傳到她那邊,不過不好意思借用了你的空間



無論如何,希望一切安好,一年,兩年,或者十年,敬那些變與不變 :)

ahyun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hyunn said...

啊,居然忘了打書名了,那本書叫[傷心咖啡店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