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0, 2013

尾聲

昨天,我做了一件我大概大學以來最懷念的事。

我大學時期是出了名晚上不睡覺昨晚,我大概午夜十二點醒來,肚子好餓,就走去買了一個漢堡。回來的時候下起了一點點小雨。 

大四以來,都沒有好好地享受街燈下沒有人的午夜。我笑了。

那天寫了島田洋七後,我告訴我媽,謝謝她沒有用傳統的觀念綁住我。國小的時候我就已經一個人搭飛機。AIESEC那次說走就走,她到最後只是怪我沒有買東西回家。半年前的五月天演唱會。 

會想這樣說,是因爲housemate剛剛表達了我可以下午睡到半夜起床,去買漢堡當晚餐的不可思議。一般人眼裏,甚至我阿嬤,都不能夠接受我可以24個小時對調。以前寫論文,看棒球,打吉他都是這樣的。 

Joyce笑說我有老人fu。大學,真的,很自由。 

我完全沒有一般人的期待 買車買房,投資,etc。怎麽辦?想說最近話題怎麽都只是圍繞在這些。20幾的我們不是還有更好的可以值得去追求?一次發光發熱的熱血,更好的價值觀?20幾,一輩子就這麽一次。 

一年要完了。之前迷惑的春天,到後來忙碌的夏天和秋天。我來這裡也已經正式一年了。好快。出國打工,度假,現在好多人都往這方面走,但是真正的目的好像都已經被遺忘。尋找的是別人的認同,而再不是對自己的肯定。 

不想認命,一種夢想,硬著頭皮。 

不是想說期望什麽,只是想更好地做好自己而已。吉他和烏克麗麗再多幾個和弦,法文再會一些,書再看多幾本。如果可以我想放長假,去一次新竹。 

當然,我還是想妳的。已經告一段落,但是我還是要面對那段時間的我。如果妳有那一點點的勇氣;如果妳當初答應跟我去看五月天;如果妳在澳洲的時候聼我說,想想自己。 

我知道的太多。

很累。 

也許,看不透還更好。

如果妳留著我寫給明信片,2014希望妳更愛你自己。

1 意見:

ahyunn said...

你只是反一般人眼裡的常,但那並沒有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