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1, 2013

好懷念。2011年。X。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

那年的蘇打綠專輯 - 你在煩惱什麼。現在聼,那時候的一切,溫度,忙碌,無限,精彩。改變。那時候的感覺又回來了。交大,來來豆漿,中山,永和,淡水的Trainee Conference。跟一個朋友吃的井飯。農場的草莓。竹北繞了一大圈的中油。

我以爲,一切都很完美。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只是,一個小小的小錯誤,我從天堂被打入地獄。我不能夠面對那些對我有期望的人,不知道包不包括你。但我知道我只剩下我自己的時候,卻總是在想要怎樣成爲你的驕傲,那些不愉快卻只想告訴你;到後來剩下還能為你做點什麽。

到後來的第一和二次跟你吃飯。再後來回去後第一份工作的同事跟我藍牙了“青峰和Ella一起唱的那首”。這一切的大起大落,都被蘇打綠錄在他們的歌聲裡。

蘇打綠的無眠,我喜歡用G大調來彈。不是很准確,但是G就是有那種聲嘶力竭的作用。棉花糖在師大翻唱的版本,就是我愛上棉花糖的原因。

今天看了一篇文章,一位大學講師以她十年的教學經驗分類出六種大學生不能夠在大學期間變成的模樣。我很高興,我沒被批中!雖然說,我也不是成績很優然後活動也一大堆,還是運動很強的。但至少,我的大學四年半,不是空白的。雖然沒有什麽可以驕傲,但是卻也有很多故事。反而,那些需要一大堆活動的人來填補空虛的,聼起來更加可悲。我看了很多書,很多電影,聼了一大堆種類的舊歌曲,學了一點吉他,喝了很多啤酒。交了一些我知道我很想出席他們婚禮的朋友。可能,唯一的遺憾,就是忘了真正念書。

我想說的是,我沒有很傑出,但是我也沒有被成績壓死。大學的那幾年是可以更好,但是我也沒有被夢想綁住。24嵗的秋天,我給我自己的交待,還算滿意。

那晚,我應該邀妳的那晚,晚會後我們一起在山頂上聊天講是非,也已經兩年了。秋天,很多年以來都是我的一年中最美的。不一樣的是,我不知道我往後會有怎樣的生活,但我知道我一定不會後悔。

棒球,常常帶給人生一點點啓示。去年的巨人,不被看好。進入季後賽的時候全明星外野手Melky Cabrera已經因爲葯檢呈陽性而被禁賽。誰知道,低迷了五六年的Barry Zito在這個時候投出身價,Hunter Pence,球棒坏了還硬生生地用它擊了球三次的安打。Sandoval一場比賽内面對全宇宙的Verlander打出了三發全壘打。今晚,陳金鋒,代打滿貫炮。52號到底還有多少次感動留給我們。好像,在告訴我們,要一直一直走下去。都會好的,只要,你肯走下去。

今年道奇很強。一整個明星陣容。打進了國聯冠軍賽。假設,萬一,今年道奇贏得世界系例。

如果,去年,Kemp沒有受傷,A-GonCrawford一被交易過來就有現在的水準,如果,去年,道奇贏了一切。那會是怎樣的一個回憶。而妳,會相信嗎?

我始終不是那種可以很快就互換YesNo的位置的人。一些事情,只能夠,一次又一次地聼五月天唱出來。

快回家了。回家好幾次,總是覺得心理上的調整一定要對,不然回來的時候會很難受。上一次,是夏天。我丟下這裡的一切回家。回來後的從新開始比我想象中好很多。要找回那種感覺。

3 意見:

adonischen said...

Marian文章一開頭就想起了那年來新竹一段時間的事,也讓我想起謝謝你那瓶美味的客家桔醬呀。

Martian said...

我每次吃黃芥末都會想到那瓶桔醬... 真的應該發揚光大的!

井飯我再也沒有吃過比那一次好吃的。一點都不誇張。所以我現在吃日本餐都不點井飯。

adonischen said...

原來您還記得那碗丼飯!!!那丼飯的確是好吃的。
不過有機會去日本,可別錯過日本好吃的丼飯。
話說,那家店現在搬到中和去,我都還沒去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