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6, 2013

Week 9

很多時候,真的很難對一些事情下定論。曾經我是一個任何事情都想管的傢伙。後來,我變得什麽都懶得管,因爲很多事情不管我們怎麽想他還是不會變成我們想的那樣。後來變得越來越嚴重,什麽事都會先想結果。AIESEC出去X那一次讓我發現,其實,很多事情,有很多小收穫。原來很多事情,雖然我們不能改變,但是從一開始我們的判斷就是錯誤的。到後來,這些小收穫才是回憶裡的一大部分。

上個禮拜,我車禍了。我撞的是大卡車。撞車的那一刻,我沒有很經典的想說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卡車像一面大牆壁一樣,狠狠地砸爛了公司的車。那一瞬間,我沒有想說我會死掉。換句話說,原來,很多人死的時候根本來不及後悔。一個人快要死掉的時候還能夠回味自己的一生,也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我終于能體會到Tuesdays With Morrie裡Morrie那種快樂的感受。

還有,好萊塢每次這種動作場面跟真實世界是很接近的。所以,下一次在批評電影動作很假很爛之前請先看看我們東方人拍的效果,和問問自己有沒有親身經歷大車禍!

其實這件事也算是一個很好的Pit Stop。發生的那一天,我大概整半天都不在工作。8個禮拜來第一次好好地看看自己。從一開始一個義無反顧重生的機會,到現在的車禍。原來,我跑太快了。然後今天,Manager告訴我要把我暫時調走,去另一個Yard幫忙。才發現,這九個禮拜以來,從爺爺到每個部門的員工,我都留下了一些記憶。但是在很多人還不知道我即將離開的狀況下,我開始努力地記住這裡的一切。

John很不捨得我。可能從來沒有一個跟他一起工作的人跟他欣賞一樣的音樂,有時候,他會開始跟我嘮叨。說誰誰很爛。對於他對我完全沒有避忌的狀況我還是會有小驚訝。

上個禮拜MLB明星賽在紐約大都會的主場舉行。上一次在大都會主場舉行的明星賽,是1964年。ESPN出了一篇關於一個叫Johnny Callison的文章。Johnny Callison是1964年明星賽的MVP。九局下,二出局,一三壘有跑者,Johnny Callison轟出了一支三分打點的再見全壘打。當天,他還忘了帶自己母隊費城人的打擊帽來,所以就借了大都會的用。那年的明星賽,入選的都是一些名人堂級的選手 – Willie Mays, Mickey Mantle, Roberto Clemente, Harmon Killebrew, Wille Stargell, Orlando Cepeda, Juan Marichal, 還有大聯盟的生涯全壘打王Hank Aaron。可是那天,卻是屬於只有5尺10寸高的Johnny Callison。

他是外野手。守備能力很強,也很會跑壘,曾經是大聯盟的二壘打、三壘打的leader。他帶領費城人好幾次很接近世界大賽,卻總是差那麽一點點。貧窮出生的他一生中最擔心的是錢。即使當上職業球員,收入很好後,他還是跟以前一樣總是擔心自己會沒有錢用。



Johnny Callison,我覺得我跟他一樣,但我總是在擔心自己做的不夠好,總是需要別人來肯定。換句話說,我很在意別人的眼光。或許應該說,我很在意某些特別的人對我的看法,特別是在工作上,像是爺爺。真的很想知道他對我的評價如何。畢竟表現不好的人曾經就被他轟走。雖然只是短暫離開,但是我真的很沒有安全感。

“人生是不斷的放下與離開,可是,我們往往都沒能好好道別。”李安導演在Life of Pi裡說的。最後一天工作,我五點鐘準時下班。悄悄地收拾我的東西然後就走了。碰見阿江,我不敢直眼看他,轉身就走。他和我同時進公司,一起負責這份Project,我真的覺得他如果肚腩再小一點就真的很帥了!

不知道,人生中,有多少天,你一輩子都會記得。上個禮拜天,一年前我表姐結婚。那個她剛去了澳洲16天。我終于要回到大學上課,平靜的日子即將到來。而在這個轉捩點上,表姐終于結婚了。我們全家,還有身為表姐老家鄰居的表妹一家,擠滿了小酒樓。以前這種場面每年年初一姨婆家都看得到。她有十個孩子,她曾經數過,年初一到她家吃飯,大大小小不下70人。而她去世後,大家就再也沒有這樣聚集過。表姐夫,我幾年前去台灣認識的。前年去交大X時也有去找他們,還帶我去吃姜母鴨!

重點是,那天很特別,很奇怪,很壯觀。最好的證明就是幾個月後,另一個表哥也在怡保結婚,出席的家人根本不到表姐的一半。我甚至還爲了出席表姐的婚宴而逃了一個禮拜的課。我們這個大家庭,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但是好像都還能夠保持keep in contact的狀況。連在紐約工作的表妹都會在我妹去美國的時候約她出來請她吃飯!

Anyway,那天我答應了她幫她回到學校買課本。第二天跟著表哥一家的車去機場,表哥回新加坡,我飛美裡。臨走前我跟表姐多要一個她結婚送給客人的小禮物 – 一個很精致的紙盒,四面都是雙喜字。好處是下面是重疊的,可以開起來變成平面。我多要一個就是要給她,我記得她有問過我說爲何送她那個。意義在於分享我表姐結婚,和我們大家庭的喜悅。我那晚是很希望很希望可以把她introduce進去!

很早以前就知道這種事會發生,別人只做我做過的十分之一她就會很滿意。人家送一只,我都送一整套。而我也很早以前就不知道還可以再做什麽了。

這個周末公假,休假兩天。以前舊公司都是周休兩天,卻沒怎麽覺得很多。現在周休一天半,今天一整天害我一直想起以前大學的時候。每次周末的早上,我們都會出去吃,然後逛逛超市才回去。傍晚,有時候會打打球跑跑步,過後我們都會到比較好的餐廳吃。晚上回到房裡,我幾乎都會有啤酒。再不然就是結伴去很多蚊子的檔口喝。想起來我快半年沒喝了。

那時候的那種平靜真的很難得。即使當初我的腦裡總是在想著別的事。一直以來我跟人家說美裡很棒,其實就是建立于這些時候的歡樂時光。畢業了,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不捨得忘記這些回憶。那些年,我們沒有幾分錢,啤酒都是逃稅的,但是我們總是可以抛開學校的事情,真的,很簡單,很快樂...

2 意見:

Adonis Chen said...

你還好嗎?

Martian said...

車前面部分凸起,引擎應該沒事。我只是右手臂有點酸,有瘀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