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2, 2013

懷念的人

大二那年,我聼了很多五月天。

大三那年剛解散的綠洲(Oasis)對我來説是世界上最棒的樂團。五月天的升級版。更搖滾,更有個性,更狂野。到最後,就連解散也好像是預料中的事。

那年,我第一次去了爵士音樂節。學生票是半價。我見證了一位美國來的阿伯吉他手的功力。

大四那年,我去了台灣X。有一天我們從彰化搭客運到台中。台中火車站有一條很長的通道。那天,有個老外拿著一把Epiphone 賣唱。現在想起來他有可能是Transition樂團的團圓之一。我們在一端出現的時候他在唱Little Peggy MarchI’ll Follow Him. 他唱完的時候我們距離他大概有六七十米。那時候我就想說如果他可以彈Wonderwall就好了。結果,我掏出了口袋裡面所有的硬幣,八十多塊,直接扔進他的小桶,一邊唱歌的他笑著跟我說thank you。因爲他真的彈了Wonderwall。我們並沒有停下腳步。而且好像也只有我知道那首歌。離開那條通道的時候他唱到了Verse 1 的第二段。

一個禮拜後我在台北買了Noel Gallagher 單飛後的第一張專輯。

同月,再過一個禮拜就是五月天諾亞方舟專輯出街。我會記得是因爲每一家唱片行都人的預購。

時常聽人家說一生一定要去一次五月天的演唱會。

五月天,從最初最青澀的感動,聽到概念化的諾亞方舟,還是一樣,一些歌詞還是可以讓人從心裡笑出來。五月天,還是可以很直接地進入我們的想法。

大概四個月前,三個人,我妹和我表妹,做了一次說走就走的決定。從一開始問起,到決定,最後買票,完全不到一天。先斬後奏。我媽和舅母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面對我們。

我一直想說,我很慶幸我的五月天的演唱會是在新加坡。不是因爲秩序比較好,而是Indoor Stadium 只容納幾千人。其實去的人有很多都不是新加坡人。演唱會前後五月天的行程都很趕。很巧他們跟我一樣,把在新加坡的幾天看成是可以休息的幾天。然後大家都覺得時間過得很快。

諾亞方舟,問的問題是當你要丟下過去和未來。沒有比這個更糟的,因爲,我們都還有未來。

第一次這麽近距離看他們,好像看電視一樣。卻也好像見到分離很久的老朋友。

第一晚的觀衆投訴說沒有唱台語歌,我們聽到了軋車和出頭天。

唱知足的時候我已經溶化了。我笑了。我滿足了。我知足了。怪獸的solo已經值回票價。他,石頭和瑪莎都笑得很燦爛。

後來直接坐在臺上唱的那些舊歌,就是五月天聆聽了我們的故事。仿佛在跟我們說,會過去的。還有未來,五月天,會一直一直陪我們走下去。這就是五月天的我們,還有我們的五月天。

你說,如果是有幾万人的演唱會,會如此輕鬆嗎?

小時候,媽媽每次公司有人請吃肯德基,就會把自己的分,全數帶回家給我們。那天,人力部主管請所有辦公室的人吃肯德基。我把炸雞帶回家當晚餐。那晚,我真的很希望把那兩塊雞肉給媽媽吃。

我覺得我很幸運。John爺爺真的很照顧我。John是個心態很年輕的老家伙。對於工作的事情他沒有不知道的。很少人會像他一樣對自己的工作真的很熱衷。我一直覺得他對生命還有一些小遺憾。現在想起上班的第一天,他一直沒有離開我的視線,確保我沒有被丟下。爺爺,是一個什麽風風浪浪都見識過的老手。有時候,Project的進度真的很糟。早上Toolbox的時候我甚至不敢直接看他。我時常自己反思(AIESEC遺留下來的),有時候真的很無助。還在這種時候犯了小錯誤拖延progress。身為客戶的爺爺某種程度上其實是和我們同一陣綫的。看起來好像是在打擊我們,但是其實是幫我們解圍。

看到王建民和以前郭泓志受傷後還是繼續在大聯盟發光發熱,是因爲沒有忘記當初的歡呼,當然還有一路走來的心酸。事情總是會隨著時間而改變。雖然很無奈,所以當大家還記得當初的那份純真和熱忱的時候,真的可以很感動。

那天偶然看到有人用DIGI的袋子裝東西。我立刻想起第一次跟她吃飯,我也是用了一樣的袋子裝下麥當勞的Chipmunks玩具給她。是臨時隨手在Robert家拿的。爲了買到她錯過的前兩次,我一個下午騎車跑了我們全威省的九家麥當勞。

現在的我平靜了許多。張懸說,願意感動就是種享受。上個月的總決賽我沒有為Tim Duncan感到sorry,因爲我寧可享受LBJ偉大的表現。

生活中很多事情都跟打棒球一樣。目的就是要回家。會感覺很多事情都有注定。如果我當初的待遇很好,如果在舊公司我有受重用,現在的一切都不會發生。我還蠻珍惜現在的工作的。我很珍惜我的禮拜五休假。

還有就是,我想我知道爲什麽五月天會一直在開演唱會。那是因爲,五月天,真正開始的時候是你第一次聽他們的LIVE就好像你不會忘了你的老朋友。所以他們會一直一直唱下去。對我來説這就是五月天的精神。

2 意見:

ahyunn said...

嗯,我會努力登上台中場! :D


最近有好多話想說卻甚麼也寫不出來...

Martian said...

一點一點寫起來,有時間才整理。我也是這樣。這篇從新加坡回來就開始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