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2, 2013

32 Jeruk

Jeruk. Buah Pala. 這兩個馬來文字眼我是到了丁加奴後才明白的。Jeruk是動詞,腌製的意思。一般名詞,尤其是指檳城特產的時候就是腌製的水果。Buah Pala我們福建話叫“老-好”,中文為豆蔻。“老-好”我很小就懂。咖啡店很多都有賣這種果渣出來的飲料。搭上蜜糖、荔枝等即溶的精液,很好喝!但是腌製水果(Jeruk)我還是來這裡聼人家說才知道檳城豆蔻很出名。

Jeruk住家式的加工廠,模式就好像很多傳統的加工廠,新竹的柿餅加工廠,貢丸米粉厰,冰棒吉仔醬一樣,屬家族生意,因此員工也大都是自己人。
過年的時候應求去買幾包。那時候google才知道原來我們這裡有加工廠。那時候因爲是春假,所以沒有營業。我那時是在大街上水果攤買的。這一次我貪近,想說水果攤就好,結果大街的水果攤都沒有賣!
加工廠有開。我機車停隔壁家,往他們家走去。那個熟悉的味道又回來了。原來小時候上學要經過的路上,聞到的那股臭味就是這個豆蔻。Google上可以找到好幾家住家式的這種Jeruk加工廠。一個員工正忙著把包裝好的一箱一箱搬上小型貨車。老闆正在大門旁邊的桌上做一些paperwork。中年人。大概比我爸還年輕。瘦瘦黑黑的,也不到五尺八。他身後有一個員工發現了我。他就問我要幹嘛,我就用福建話跟老闆說要買-。老闆立刻叫了一個名字,說我要買東西叫他招呼我,也是用福建話。接下來一位老太太出來就問我要什麽。
我同事吩咐說什麽果都可以,就除了“老-好”。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我也不是第一回幹。也算是給老太太一點措手不及。我問她說還有什麽不一樣的水果,她就轉了轉圈子,因爲她周圍,也是老闆周圍已經一箱一箱盒子裝好了。我一種水果拿一包,拿了四種。有Ambula的,有芒果的,還有一個紅色的,還有Jambu的。
然後我就問多少錢,她拿起Calculator加了一下,跟我說,5.20。其實不是都一樣價錢,有一些一包只賣1塊錢。一包是100克。但是還是比我想象中便宜很多。因爲是加工廠。水果攤我記得是一包兩塊錢。而且這裡又新鮮,選擇又多。
雖然不是出名的Pak Ali,但是這個是我們大山腳自己的,更值得支持。Pak Ali我也只是看過包裝,知道檳城Penang Road有賣而已。
會寫這一篇是因爲我同事有想說結伴去檳城游,然後我才發現原來我對檳城的熟悉是給不Halal的。如果要Halal我懂的就少很多。連Line ClearNasi Kandar我也沒吃過。就好像咖喱面和炒粿條一樣,因爲我是吃別家的,我們這裡大山腳就有很好吃的。話説最近Line Clear做很大,檳城飛機場即將由他們的分店!
這次大選很驕傲。我們讓火箭大獲全勝,留住了林冠英。而壞人施的坏計謀最終也是沒有得逞。就政治敏感度而言,我們檳城真的是走在全國的最前面,Number 1! 甚至讓我有想回去檳城工作的幻想。謝謝冠英首長讓我們的城市更加適合居住,也把我們城市的特色和潛力發揮出來。我深爲檳城人感到非常驕傲。票不投給你,還能投給誰!再來五年!林首長加油!!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