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0, 2013

21 24嵗生日

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今天我想通了。24嵗代表我已經活滿24年,而不是第二十四嵗。再過五年多我就30了。

我是那種可以很輕易相信別人的話的人,尤其是讚美的話。

一年好像有太多回顧的moment,元旦,過年,生日,來臨的畢業典禮也是一次。

這九天的假期我過得很愉快。非常之愉快。我大概都忘了丁加奴這裡的一切。也不會太High,回來雖然心裏很悶,可是也真的有顧慮一切事情。

生日也是第一天上班,因爲弄走豆沙餅的螞蟻而沒有時間吃早餐。到了下午跟Jacob去逛了大街一趟,許多店家還在放假,最後隨便吃了點炒飯。晚餐就在夜市買了包飯和一杯甘蔗水。一整天在公司也沒有事情做。大老闆Stanley穿著牛仔布的衣衫開著胸前的紐,再加上他黝黑的皮膚和人高馬大的身材,簡直像黑道老大!艋甲裏面的導演兼演員鈕成則。

晚上因爲電話免費,我跟家裏聊了快兩個小時。畢竟這是第一次我們家拜天公我不在。我覺得大家都在學習適應。

FB上我隱藏了生日,説白了就是希望Eileen還能夠wish我。FB, Twitterwhatsapp我等了又等,結果沒有發生。這種緊張的情緒上一次出現就是Randall在他FB上罵我,然後晚餐是我請Robert吃麥當勞,他聼我說故事。幾個老朋友都知道是我的生日,太感人,還有幾個是看見人家po也順便祝福的,也很甘溫暖。

夏·狂熱這張專輯我聼了又聼,尤其是近未來這首歌。她讓我想起我Boss Angela。但是這一次我聼懂了歌詞。

同樣的我一顆心突然已明白。

很多事情發生好像是在告訴我要Move on,包括Celtic慘遭Juventus血洗。

二十四嵗的我生日願望也不知道該怎麽取,希望大家健健康康吧,不幸的事情已經太多了。

今天工作出現了很有趣的角度。第一就是大家開會我竟然不被邀請。一開始以爲是漏了,最後發現我是本來就不被要求出席。

那瞬間真的很火,那種被排擠的感覺。我想起了Jackie Robinson。一年多以前,在我最愉快的semester我用了Jackie Robinson來批評同學的態度。要忍。

後來吃午飯才發現原來我們Frehab的一夥都沒有被邀請,反而心情好了很多。#我不斷在找藉口離開

然後Jack老大聊天時提起我說會送我和幾個人出海,我在海上當scheduler(我也不知道是什麽)。但是Jack說會教我,然後說許多比較Senior的工程師都是scheduler出身。最驚奇還是ZZ羡慕我說我是scheduler,我當然謙虛回復說還是要請教他。然後下午我就去做體檢了。這樣下來今天還不錯。

昨天生日想到了一句話,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自己 時間有它自己的步伐,不快,不慢,卻也不妥協。24嵗的我要的是每天都精彩的生活,可能我太過沒有耐心,但我也想試試來知道哪一個才對。

今天是Randall的生日,早上開了FB就看見他右手搭Eileen肩膀的照片,還有幾張他們一夥人一起去慶祝的照片。那張照片裏Eileen很勉強地嘴角歪了一下笑,蘭迪先生則一點笑容都沒有。咬牙切齒。我生氣的是Randy竟然沒有笑,這樣對嗎?難道他不開心嗎?是我就有多燦爛笑多燦爛!

你有認真看過我嗎?有認真想過我嗎?我們真的那麽沒緣分嗎?連一張合照都難?那爲什麽又讓我遇見你?

Alan聊起Eileen, 我也終于發現Perth和古晉的不一樣。Perth的相片都很燦爛,很沒有顧慮很自然地笑。在這裡的照片都是有所保留,總是在擔心什麽。很多事情已經變得不重要,甚至連我自己的感覺是什麽也已經不重要,剩下的只是希望你快樂。有一天,我看見你在家裏也能夠自然地笑,因爲開心而笑,是照相機捕捉到的笑而不是為照相機而笑的笑,我應該就會離開了。

我的23嵗沒有白過,但是卻浪費了。

經過了漫長的等候`,夢想是夢想,我還是一個我。曾經想擁抱的彩虹,那盛開的花朵,那純真的笑容,突然有風吹過,那一轉眼只剩我。 - 人生海海,五月天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