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08, 2013

15


第二天真的沒有什麽特別的事。只是我爸媽還有大姨幾個人快樂地享受悠閒的一天。大家都很遲起床。大概十一點左右才出發去巴生。然後還沒有到市區就走進了一家肉骨茶店面。我還是第一次聽説有乾的,其實就是好像braise一樣的弄法,口味比較重。我還是比較喜歡原本的。湯汁很夠味道,這就是我喜歡肉骨茶的原因。價錢還不錯,而且分也是很多,肉很多。我拍了一張照片,只用instagram改過,連我自己也覺得我的Xperia的相機還是很不錯的。哈哈。

晚上去吃了砂鍋飯。好久沒吃了。這裡是舊區,PJ。以前我表哥長大的地方。算是要老一輩的人才懂得的地方。那天下雨,很少人。好吃,因爲火候剛好,飯粒焦了也不粘鍋,唯一的缺點就是不夠味兒,可是我畢竟是吃重口味的,所以還算不錯。價格也很合理,很多工作的人一個人也去這裡吃,點了分鍋飯和一碗湯就是一頓很豐富的晚餐了。我阿姨說是很有名的。

吃完後去對面買糕點。雖然都是熟悉的,突然覺得,我們大馬華人連糕點也可以那麽多那麽漂亮!真的很幸福。曾經聽説過旅遊就是要讓我們可以用旅客的眼光來看自己的家鄉,我覺得新竹那一個月真的改變我很多。我選了九層糕。不夠軟,不過味道不錯,不會太甜。我們大概買了二三十塊錢的糕點,我爸應該是剛才鍋飯吃不飽,阿姨則買了一些明天初十五拜拜。我很喜歡這樣說,因爲這代表不出兩個禮拜我又可以回家了!

阿姨和旁邊小攤子的阿伯買了份夜報,説是William的屍體被發現了。我其實只是懂他是小孩,然後被抓走了。屍體是在河流被發現的,另外一家報紙甚至用地圖顯示出屍體從失蹤到被發現所流過的距離。在車上要報新聞時大家都想聼,然後把音量調高。我們大概很久沒有這樣全國矚目地注重一個問題了。上一次應該是李宗偉打奧運金牌戰。

第二天我終于要見到農夫了。我把鬍子剃乾淨,換上一個禮拜前就準備好的11/12 AIESEC社服,和我最好看的牛仔褲。去吃早餐,去回上次吃過的點心。May Lee和黃Sir兩兄弟也有在,我真的完全沒發現,而且我們是坐在外面最角落,然後我是面向外面,根本不可能看到。正好又把手機放在家裏充電,黃Sir打給我時根本不知道。後來他們要走的時候跟我打招呼,短短的二十秒我真的還蠻驚嚇的。哈哈。這個世界很小。其實我大概知道他們有來,因爲昨晚有看見May Lee和他們po文說在Sunway吃東西。但是竟然能夠遇上真的太巧了!

午餐我們去吃肯德基。我好久都沒有吃了。好久沒有那麽多人一起吃的那種歡樂時光。很開心。

然後就道別。表哥載我去吉隆坡市區,農夫住的酒店。我大概等了20分鐘他們就來了。一個叫Boa的女孩先出現,她先下車然後就問我說你是志挺那樣。我說是然後就把故事書收起來了。她皮膚很白,個子不高。過不久阿姨先出現,就給我個擁抱,我那時候有點嚇倒,但是很溫暖!一切在臺灣美好的時光記憶又回來了。不久,農夫在外面下車,惠儀是司機,他們把行李拿好就進來了。農夫的第一個反應跟他太太一樣,說我變帥了!哈哈!

他看起來很累,後來也證實了他們的行程很緊迫。但是他們很開心。我更加開心。穿著 AIESEC 11/12的社服,我有種Connected的感覺。跟有志,跟丁丁,跟我Boss,跟阿元,熾宏,兔子,小苓子,跟David,子銘,久芳,Charles。那段日子的那種Bond,透過農夫傳達出來。我覺得那天我很出色,Boa他們跟農夫很好,只是我跟那班11/12的同學真的很close。那天,我很proud。I’m one of them。The extended family in Taiwan.

農夫就是有那種獨特的力量。害我本來想說跟農夫聊一些關於我自己的工作,希望能夠有一兩句Advice還是什麽,都忘了… 看見他我很開心,人生充滿希望。我喜歡農夫不是因爲他常常說我是有為青年,我喜歡的是他讓我們看見希望,you could be yourself and successful at the same time. Or, you might not wanna acknowledge success, but people would link success to you。In a way, 我還希望Eileen可以把iphone丟掉,有這個福分可以真正遇到農夫,在農場。

那年,我很天真。一年多後我想我看透了很多東西,可是還是一樣天真。不,應該說我更加天真。我更加願意相信這個世界是美好的,我會找到屬於我的一片天空和草地。

然後我就回家了,搭捷運去轉運站。

捷運上突然覺得城市有種獨特的力量,就是可以隨著時光但是不變老,反而還可以年輕化!吉隆坡有紐約的Energy和那種多元種族的文化色彩,有洛杉磯的奢華,有拉斯維加斯的不斷翻新。在這之間卻存在著漸漸被人們遺忘,只留在老一輩人心目中的許多舊景象和故事。每年有很多年輕人留進這裡,也有很多人離開。雪隆區是一個閒不斷的大都市,這幾十年來的發展讓而三十年前在這裡工作過的我媽,我阿姨,和我表哥小時候的記憶,變成一種對吉隆坡新的看法。這一趟算是讓我從新愛上了吉隆坡。

我希望我每個月可以看完一本書。

我剛剛用了手機的fb發現原來我已經20天沒有跟她聊天了。她明天就要去澳洲,畢業典禮是下個禮拜。我要tweet她。Let’s keep it this way, twitter is between you and me. There’s always a sanctuary here in twitter, if you ever decide it’s the best. I won’t say I’ll be here for you all the time, but it’s more like I can’t move, I’m rooted here, I have nowhere else to go.

And again.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