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08, 2013

12b


表哥來接我也很快,可能真的是因爲沒有塞車的關係。他禮拜五補假,所以禮拜四開始放假五天。我們聊到用政府的200塊補貼金買手機,原來他也有申請。就說好吧一起去買。我是想買給我媽的。後來他就帶我去吃點心。我們兩個人叫著叫著吃得好飽,兩個人吃了37塊馬幣。特點是一個叫雞窩包的東西。還上過電視。因爲有小迷路,我們大概七點才到,已經有一些人在吃了。它其實就是一個比一般大的糯米雞,外面有叉燒包的麵包皮包起來而已。特別好吃是沒有,不過糯米雞量很大,麵包也不會硬,口感有點特別。然後就想說去回車站買我回程的車票。結果還沒開,好笑的是我們都是第一次到那邊,竟然找不到Parking。最後把車放在隔壁公寓的停車場去,再爬過來到車站。然後就回他家去了。想說等一下可以一起去買手機,然後看場電影再去找珊。

吃飽的回家路上,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十字路口交通燈坏了,右邊有一台車正出來,我沒有想過表哥會直直駛過去,結果差一點撞上,我們閃開了,輪胎和地上強烈的摩擦也導致了電影製作音效的screeching聲音。好險。

回到他家,阿姨跟表哥去吃早餐,我上個廁所出來他們就回來了。大表哥反倒沒有什麽話説,就這麽走進他房裏。我們三個就商量等下的計劃。然後就決定先去買車票,然後再到Mid Valley。我也順便在他家幫我的手機充電。充了至少半小時大概還有50多巴。

買了車票完全還早,我就隨口問問中央市場,Central Market是怎麽樣的,我小時候應該去過,可是忘了裏面賣什麽。原來中央市場也是要十點鐘才開門,所以我們就先到Petaling Street逛逛。早上的petaling street很不一樣,都是賣吃的,很傳統的巴殺。經過一些攤子時阿姨會說是很出名的,我媽很喜歡類似的話。這種感覺的吉隆坡很不一樣。後來去了Central Market,我買了兩個木刻的明信片和一本二手書。雖然二手書不是很便宜,但是也比新書便宜,然後我又身為遊客,所以就決定當遊客一次!

我上一次去Mid Valley是跟和,銘,盛,偉,康,明一班人。那時候還在吃Robinsons那邊的Subway吃晚餐。這一次去我才想起來原來Midvalley不只是單獨自己一家。找車位不簡單,大概繞了半小時,我都小睡一會兒。

我們去了Umobile, MaxisDigi的店面詢問。我表哥想要Umobile,因爲有無限的網路。可是卻沒有賣我們要的手機。我們要的其實都是市面上最低級的大概500塊錢裏面而已。Maxis最誇張。所有要買手機的人必須排隊,很多人是要買Iphone的,也是排同一個隊伍。隊伍已經排到店面外面了。我們就決定算了,表哥還有四天假期,我畢竟還有一天,等一下還可以去Sunway問。結果Sunway更誇張,兩家店面都站滿人,好像不用錢一樣。後來我表哥第二天在一個比較遠的地方的Celcom弄到了他的手機。我則是因爲媽也猶豫不決的情況下決定先不買了。

表哥,阿姨和我在Midvalley的電影院看了Taxi那套新加坡電影。我對馬星電影一路來都不會有太大的期望,因爲那個流程是重復的,只是主體不一樣而以。這一次是想凸顯工作類型(的士司機)並不是件可恥的事。一個博士因爲公司比較注重外國人才而被辭退,被逼當司機維持生計,老婆只怪他沒有說出真相,兒子和岳母覺得他沒用,某种程度上的他自己卻認爲自己大才小用,就是對的士業的一種貶低。後來發生一些事讓他覺得不應該放棄,的士司機也沒有不好,也讓他的司機朋友更好地了解自己的行業和前途需要的是自己打拚,而非自己看貶自己。簡單來説什麽行業都一樣,自己要做到最好。對我來説唯一的亮點是他老婆知道真相後,只責怪他沒有告訴身為老婆的她。這一點算是一點點不一樣。也是讓我沒有完全write off這套電影的原因。剩下的就是馬新電影的招牌 - 歡笑聲和眼淚戲。

噢對了。我們午餐在Food Court吃。選擇很多,價格也蠻可以接受,只是食物真的一般。
他們就載我去Sunway了。下午四點。我跟珊姐說我在書局裏等,讓她來找我。她和另外兩個同學一起來逛街。我等到睡着,書和雜誌看了三本,手機又沒什麽電。到了六點半我才想說打給她一起吃晚餐,結果手機死了。後來發現她5.30有發簡訊給我,我真的晚上回家才收到。
後來我拿去給服務櫃檯問說可不可以幫我充電。那個人以爲我是中國人,我就直接認了,說充半個小時,而且不用錢!太好了。Jusco的要錢!半小時後我去拿,有四十多巴,就打給珊。她說她同學回家了,剩下另外一個。然後她說就來找我。

哇靠!我快認不出她了。她長髮,染金髮,衣服挺新潮,眼鏡也是有牌子的,還挂了一條項鏈。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啊幹,城市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她以前是樸素路綫的。後來想想也對,月薪四千多馬幣,是我也會裝飾一下自己。她的同學很善良的樣子。叫May,我一臉流氓,快一天沒洗澡沒刮鬍子,她還自動伸手跟我握手。我們聊了一下,她還約我明天吃午餐,我說我大概不會在KL。後來就問到他們回家的時間,她說可以接她們去捷運站的話就可以了。我真的不太好意思,因爲我媽他們等一下又會說話,就跟他們說我媽會來接我,可是時間不一定,你們還是先走比較好。結果真的我表哥和兩個阿姨還有我媽九點半才來,加上我就坐滿了車。言語行爲上倒是沒有什麽改變。只是好像比較open,不會像以前忽冷忽熱。
現在想起來有時候真的覺得很奇妙,就像我中學時跟淩虹根本不熟悉,畢業後竟然還那麽有緣,是她介紹我去AIESEC,去交大認識了一班美妙的人和做了一些熱血的事。去年夏天去KLEileen也是多虧她接我,幫我圓謊。以後有去KL再聊吧。

我自己跑去吃Carl’s Jr 的漢堡。好久沒吃好吃的漢堡,Carl’s Jr的薯條真的很厚,馬鈴薯很夠。汽水免費自己添,漢堡超大個,好吃倒還可以。可是我也沒有點太好的,最貴一份大概可以到三十幾塊錢!我點了中等分的,其實應該點小的,因爲薯條汽水真的很多… =.=

在外頭等了半小時我就回家了。晚上在阿姨家充一下電後打開FB看見靜寧問我是否在KL。我發了簡訊問一問她睡覺了沒,她回說”Almost, anything?” 然後我就打給她。奇怪的是她的語氣很自然,根本不像第一次跟陌生人通話的語氣。這讓我更期待見到她!後來問好了後天的時間就挂了。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