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0, 2013

12a


不知道要從哪裏開始。上次寫的時候只是前幾天,還沒去吉隆坡的時候。就跟著Chronological order 吧。

那天我的興奮感真的超越了一切。一整天上班也算是我第一個真正學習的際遇。再上一個禮拜做的TBE出現了一些問題,是我沒有考慮到的。而負責的工程師不在,所以May就找我。總的來說我是覺得真的是我們不對,我從他們的角度看清了他們所面對的問題。

然後大概下午大家都在討論新的工作位置,下班前一個小時就開始收拾了,把桌子和電腦貼上指定的號碼和自己的名字。我沒有什麽東西所以一下就好了,大家在收拾的時候我都在facebook聊天。五點鐘一響,我就去打卡了。鈡和打卡機的時間有小差別,所以我Check out的時間是5.02pm. 關鍵就是要過了5點鐘而已。哈哈哈。

然後我就回家,洗澡東西小收拾一下。出海回來的一群人,我們即將有好幾天不在,他們也就沒有了依靠。他們向我要了我電腦的電影,結果拷了快一個小時。我差不多7點鐘才到車廠。還要我幫他們買電話預付卡,再把密碼傳簡訊給他們。

說起來Stephen這個人還不錯。我從車子拿給他,看到今天弄好了,我大概拖延了好多次,我很多很leceh的事情。車子交給他,他載我去教堂。教堂裏一群人還不錯,只是我貿然出現好像他們也不知所措。之前神父是跟我說沒事晚上可以到他們那邊玩,然後留宿一晚。只是那時才發現其實他們的狀況跟我一樣,也沒有什麽活動。去到,請他們吃個晚餐,聊天。然後各自看自己的電腦。

然後,我的車票呢!!!後來還跟他們借了機車回去宿舍找,結果嚴重的是竟然下雨,害我整身濕透。然後車票也不在家裏。這時候那幾個沒出海的正在看我給他們的Gangs of New York.

我的打算就是去車站再買一張吧,然後也完全沒想到說會沒有車票這種事。換了件衣服和把我的adidas外套穿上後我又騎回去了。回到教堂一下,uncle就來電說在外面了。UncleAuntie一起來。在車上我跟他們說我的車票不見了,auntie說可以問問看可不可以讓我上車。

到了車站,果真auntie跟我一起下車,跟我問了那個車站的人,她只是說我的票是不是在這裡買。然後就說應該可以。Auntie用的藉口是我在Kerteh工作,忘了拿來,沒辦法了。她說可以後Auntie就走了。Auntie跟我說”White Lies”. 我很開心。哈哈。

Auntie Diana其實大概有70嵗吧,在皮膚上看得出來跟我的阿麽沒差多少。解決車票的事情那時候Auntie簡直就是像天使一樣!! 我很希望可以幫他找到她所說的大山腳的Hor氏家族。

我就跑去後面買了個漢堡和豆漿。吃完車就來了。他點算完所有人後就差我一個。車站的人跟司機說我車票不見,司機反問他怎麽辦,他就說當然是讓他上車啊!就這樣。我是第十二個。就讓我上車了。車站的那位姐姐還跟我說下次不要再弄丟車票了。哈哈哈。

那時候有小雨,到了Cherating就開始下大雨了。這時候我有發簡訊跟Auntie說我上車了,然後教堂的Alex也發簡訊問我怎樣。甘溫啦!!

怎麽知道我就睡着了。在吉隆坡Putra站人家都下車了開始往Pudu的方向走的時候我才醒來,結果到了馬來亞銀行大廈的站大家都下車了。我也跟著下。然後才三點半!我想說,啊幹!車程總共才花了不到四個小時!我有想說回頭走,結果看了Google Map大概要三公里!然後就跟著大家一起坐在車站等吧。

我醒來的時候整個吉隆坡街道都很亮。路上車子很少。少到收舊紙皮的阿伯可以慢慢騎著他的腳踏車。我從來沒有這樣看過吉隆坡。樹上也挂滿燈彩。淩晨四點的這個時候,遠處的Menara Wesley上面的黃色十字架讓我想起了我這一年來遇到的很多事情,RobertEileen,我媽,新竹的一班Aiesecer。一年了我們也長大了不少。

街道很亮,有車子甚至忘了開車頭燈。周圍很多人,也不知道是在等什麽。我反正就想好了真的錯了,下次要搭就搭早班的比較好。這樣太早了。有些人甚至直接在路旁躺下去睡覺了。我想過看書,到最後還是聼音樂。

很多巴士都停這裡,一下車整大班的士司機就站在門口等著生計。看了幾輛後我發現其實要車的人很少,大概也不會超過兩台。而司機卻有十幾個。所以是生存的技巧,車到的時候你要站在最前方才有可能被點到。

司機什麽人都有,什麽種族,男女,年輕到老什麽combination都有。一個四十幾嵗的auntie也有。我有嚇倒。某种程度上吉隆坡真的比臺北市亂,比臺北市熱鬧。

跟表哥預定的時間是六點,我大概440幾分才發短訊跟他說我錯過了站和目前位置。他大概五點多打給我,剛睡醒,然後確認了一下就說等他半小時。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