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4, 2013

08 一點期待


我有一位老同學,真的好老,幼兒園就同校的老同學。今天看了她最新的部落格po文。
她說,十七嵗的自己,二十三嵗的自己。

說起來我們各自的blog已經存在了六年以上;而我們互相發樓的日子也差不多那麽久了。從以前一大班同學貪新鮮每個人都有一個blog開始。我覺得我們兩個一開始就是以這裡為我們自己發洩的一個小空間,到今天也是。這個真的很可貴。因爲對我來説blog本來就應該是這個目的。

好像,在某個定義上,十七嵗的我和今天的我沒有什麽不一樣。謙卑了許多,開始不去計較那麽多。我前幾天才跟我妹談起這個,我說現在的我對很多不是關於我自己的事情我可以用很客觀的角度去看,所以也了解有時候別人會有什麽比較不普遍的做法。沒有對,也沒有錯。只是不一樣方式。

話説回來,很多芝麻綠豆的小事,好像下兩個禮拜要穿什麽褲子,什麽時候要洗衣服這種問題我也可以現在就很煩惱。我覺得我們很像那種體育明星。

打個比方,LeBron James。他去熱火是很有爭議。但是我想說的重點不是這個。你看看現在的他。LeBron James是當今最厲害的籃球員。那麽現在的他跟還沒拿冠軍的他,差別在哪裏呢?一樣拼,一樣很努力。差別就在於他不再什麽都做。他了解到了籃球是團隊運動的真正意義。他看清楚了最後的總比分,最後拿到冠軍,才是打球的目標。

我覺得我們也一樣。一開始,什麽都想做。任勞任怨,希望什麽都自己來。以前在餐廳也是,我希望從點菜到煮菜,到上桌和最後的收錢,我都希望是我自己來。不是不相信別人,而是那種責任感。其實責任感的其中一部人就是要相信別人。就是要有耐性。我也正在學習。

昨天晚上我去參加了天主堂的聚會,遇見了一大班砂勞越來的學生,兩位修女和一位很搞笑的神父。原來丁加奴州是全馬唯一一個沒有天主教堂的州屬。唯一一家基督教堂,就是旅館對面的長老會。修女還告訴我說,丁加奴85%的天主信徒都是學生。後來修女還跟我要電話,說去檳城的時候可以找我。

神父是一位印度人,還有著濃濃的,很道地的印度色彩。說話比手划腳,搖頭等基本功都有!他很好笑。每次見到年輕人都會叫人家趕快結婚。我們也交換了電話。整個晚上很多歡笑聲,我也覺得很受歡迎。這裡教會就好像美裡 GMC一樣,大家都很熟悉。說到GMC我好想念Pastor Lisa

剛剛很興奮地去買了下下個禮拜去KL和過年回家的車票。真的很興奮很興奮。恨不得這個禮拜就可以回去了!整個心情好了起來,工作的時候如果有一個期盼時間真的比較容易過。
話説去KL我會去見農夫和他太太。他是我的超級偶像。一個非明星,非體育英雄的真人本尊偶像。

我很期待會見到他。那一個月在新竹當rocker的日子又從新浮現在腦海中了。好想念那邊的一切。不知道夥伴們過得好嗎?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