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7, 2013

02 Day One


我期待了一整天的,我今天的highlight – 跟我媽通電話聊天!

六點四十五分起床,第一句話就是幹,因爲我找不到我的眼鏡。可能這就鑑定了我今天的命運吧。

上班,艾達小姐好像變漂亮了。她一個個把我介紹給所有人認識。到最後我好多都忘了。
跟一位四十幾嵗的大姐比較熟,阿美姐。一握手後就直接邀請我加入他們的小幫派,午餐到市區去吃。再來最有印象的就是Izzaq. 身材突出,笑容可嘉,大概就是有點斯文的大胖子,很可愛!

我的上司是馬來人(好像不值得一提,反正都是)Jack。四十嵗吧,有一小撮鬍子。光頭。大概六尺二。一整個就是流氓惡漢的形象。一天下來他的行爲也是。就都在上網和玩手機,聊天。跟他第一次握手也沒有多看我兩眼。可能他知道我進入公司的途徑吧。畢竟有些東西大家心知肚明。可是後來也有認真介紹一下,他說我的未來就是要當他的副手,但是由於工作範圍會涉及很多部門,所以我會需要一段時間學習各各部門的東西。然後把我委派給米魯,說他會教我很多。他就坐在我隔壁桌。

Jack的位子就在最角落,他看得到整個工作室的人,自己卻是最隱蔽的。然後説話的語氣就是懂很多的老大。 美姐說Jack有點小排華,然後會準時打卡下班。但是從我跟他聊的過程聼起來他好像也有溫柔的一面。哈哈。But then again,或許是因爲我小特殊的身份。

沒有電腦,要慢點,所以一整天都只是看過往的文件。

米魯説來挺不錯。三十出頭吧,他的杯子有用Marker筆寫上父親節快樂。大概是他女兒送的。感覺兒子不會做這種事。很活潑,蠻現代的。就好像剛畢業。他就是我的學長。解釋了很多東西讓我懂。感覺上就是一天懂的東西比我在大學的一年有意義!

午餐:開公司車,一位二十一的小伙子,阿卓。挺友善的,看得出他很厲害。聊了一下直接邀請我禮拜四下班後去打羽球。後來還問我說女朋友怎麽沒帶來... 我告訴他說我無,他就帶有那種外在騙他的眼神一句話都不說。後來下午上厠所還巧遇他,感覺他就會變成我的best friend。我的依靠。出外靠朋友,以前一開始在美裏就是有Bond和阿利。後來才變成KC這一夥人。人就是這樣,總要找個依靠。

然後出來吃飯,第一天,竟然那麽巧,第一件事就是遇到Operation Manager的車子出事。下車幫他推車。後來下午阿美姐也把我們兩個正式介紹了一番。他很熱情。原來他也認識我舅。原來他是我還沒見面的housemate的直屬上司,然後就直接說他很有問題。我還沒見到他就已經開始大概知道了。哈哈。

一天下來,感覺我就是被放在往成功的道路上走。

SHIT! 我刮到我的車子了!SHIT!!

我想,明天午餐再打給媽報告一下,我總覺得要跟她,我心裏才會快活。可能我希望有人跟我分擔這個問題吧。

退車的時候太大意了,沒看望后鏡,而且暗暗地什麽也看不見。然後就挂到牆角了。好痛。

好無助。覺得自己很懦弱。

心情整個坏掉。

我大概要整個禮拜五自己去弄一下,幾百塊錢免不了。

可能媽說得對,我就是這樣不認真。這一次真的很痛。成長的過程。獨立。

就像以前要補考都不知道一樣。

已不是第一次把車弄壞了,也有兩次了,也同樣是這台車。

耶穌和上帝大概就是這種時候發揮功效吧。

我今晚應該很難入眠了。

覺得我好像很適合居住在城市,因爲很多東西都是自動,比較不用那麽操心,比如交通都是公共的話就不用煩車子,也不用怕刮倒!幹幹幹!!

我真想現在車行有開直接了事!

真的越來越像在國外生活了。

現在下好大的雨,不洗澡了,明天早上再洗。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