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05, 2013

01 元旦


元旦,2013年。

Raining。

我家大姨生日快樂!民囯102年生日快樂!新年快樂!

音樂:五月天 人生海海

請問,你上一次連續三個晚上都睡不一樣地方是什麽時候?有什麽感想?

其實我昨晚就想寫這一篇文章,只是聊太晚,開了一整天車太累。

有時候,我們一天可以很平凡,也可以發生很多事。我現在就是那種一天内發生了很多事以後,在晚上慢慢解剖和消化今天的一切。

今天的故事要從昨天說起。

我到了。甘馬挽。丁加奴。

我媽現在在酒店,元旦這種大日子,在同一個小市鎮,我竟然不能跟我媽一起度過。
跟六年前第一次去美裏一樣。好想哭。還記得我還跟我那時的浩司美特說我好想我媽。即使她第二次來探望我,回去的時候我還是哭了。

其實我並沒有真正地考量過要來這裡工作的因素。兩個星期前來面試,我簡直當作是我們一家的小度假。我那種能夠什麽都不理會的能力有時候真的很可怕。

我媽一直提醒我說,當初姨丈問說這裡時是我都在說沒問題的。很可怕吧。現在真的來了,問題開始來了,我開始怕了。

工作,朝八晚五的工作習慣。對一個像我一樣沒有規矩,推崇自由的人來説真的是有問題。
再來,其實我十嵗以後都是住城市,第一次來這種小地方,而且居住的地方竟然馬來鄉村,然後又沒有網路!

看宿舍是今天的事情。昨天來的時候,在路上吃飯什麽的時候我已經有那種要分離的感覺,好像我媽如果提起什麽事會正中下懷,讓我會很想哭。尤其是説到工作,我應該怎樣怎樣,給advice的時候。眼淚都積在眼皮上了。今天有好幾次也是這樣。

後來我發現媽媽也好像有這種”現象”,因爲她也跟我港寬,假裝眼睛很癢去弄一弄!

然後剛才離開的時候媽媽好像快哭,她用力地親了我的頭一下。最近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我也是忍著,然後就快快往車子走去了。

我昨天就想好了這個情節應該怎麽演。我不想媽媽看到我哭。因爲我要媽媽知影講我已經大漢嗄,毋免她擱為我煩惱…

啊幹 我現在淚流滿面了!眼淚哪來那麽多…

我真的很少哭。可能我每次都是後來才認真去想發生的事情,錯過了那個 moment,不太重要也哭不出來。好像我阿公去世的時候我沒有流眼淚,我想象不到阿公沒有了,我有那種阿公去旅遊了的感覺,那個躺著的不是我阿公。然後後來阿公那麽久了還沒回來,補習沒有阿公載,沒有阿公帶我們去吃早餐,才漸漸察覺阿公沒了,可是已經哭不出來了。

看起來好像是好事。看起來。

上一次哭,是把Eileen送去澳洲後,回到檳城的公車上大哭!元傑送的我愛臺灣外套給我拿來狂遮,讓公車上的乘客都以爲我重感冒!如果早點哭,在她面前哭,她會不會感動?

再上一次就是從新竹回來的時候,打簡訊給Mike的時候。他其實跟其他mb只差一嵗,但是我卻把他看成同齡的好兄弟,其他mb怎麽看都還是Junior。一年了,我每次看見他有新照片就覺得他真的2012年,新埔過後有過上好日子,雖然LCP沒選上,但是也遇到了Hannah,現在當個VP也蠻有成就的。有志加油!你的rocker眼鏡,那個被你喝醉後丟出家門外的rocker眼鏡我還留著!

我發現,把我媽送回酒店的一段步行的路段,我們就像當初第一次約會Eileen吃飯送她去領車的路上一樣,走很快。走特別快。

如果你在看的話我只想說我真的真的好想念你。

接下來,我想在這個時候發表一點宣言。畢竟這種充滿力量的時候不是很常有。也是算一個我以後迷失方向後可以回來尋找的起點。

起點。好適合。

初衷:取經驗,把工作能力化爲效果的努力。不要被失敗擊退,對學習要熱衷!

目標:認清自己在這個行業的方向,然後努力向前。

勿忘:好嘴,態度。態度決定一切。認真。不要鬆懈。

很艱辛,可能就像王建民一開始去紐約打球那樣。我會努力的!

好嘴 and attitude,突然發現是很多人對我的一種猶豫。包括我媽。阿嫲也是這樣說的。

今天去見了陳先生一家大小。陳太跟我媽很好聊,她兩個女兒超正!我其實好想跟陳先生聊天,可是搭不上,而且他看起來非常not interested。陳太人超好,還帶我們轉了一圈市區指點了一些吃飯的地方。

我有一種奇怪的預感,就是我不會呆在這裡太久。只是一種感覺,

我終于發現我能夠成爲作家的潛力了 – 能夠寫一大堆東西。

我希望可以寫很多日記來記錄這一段在這裡的生活。我床鋪要每天都整理好。我想學好我的法語。我想儘快把我手上的幾本書看光,搞不好還可以把胎死腹中的The Road Less Travelled計劃完成。所謂的計劃就是我看了第二遍這本書,把綱要寫起來給康翔。

我想工作快點上軌道。

我想我要保持的是一種清醒,所以我會説是初衷。就好像那位進了監獄的作家,他在監獄所寫的日記本竟然變成暢銷書。把這裡想成監獄大概就是dramatized了我的想法,想要儘快離開的感覺,,可能就是這個原因才會想說好像待不久,很快會離開。我沒有期待暢銷,但是至少,有哪天迷失了,還可以回到這裡找回。

人應該很常迷失。以前上學的時候也是忘記初衷,然後就忘了學習的根本,到最後糊塗地過。或許這是我六年來在美裏唯一的遺憾。應該就是prioritize了不重要的東西。我不希望這樣。

也許我只是想Occupy我自己,以前在新竹時我也計劃大概三四天報道一次,結果太忙了,太多東西玩了,只是寫了第一篇就沒有了。對於有期待的朋友我很抱歉。哈哈。

可能哪天我工作忙了就不會有每天寫,但是至少我想,這裡我可以除了打發時間以外會有多那麽一點點,那麽一點點的commitment,至少也是一種勤奮的學習。我終于明白了我媽爲什麽說我有三分鐘熱度的習慣了。哈哈哈。

第一天工作了。有那種終于變成大人了的感覺!加油!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