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01, 2012

Stand by my end of the deal

不知道你有沒有這種經驗,有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會很莫名奇妙地把它記起來,雖然事情很瑣碎,而我們甚至沒有嘗試。

與其說是事情,不如説是Moment。

前兩天,我記起了小時候一件事情。也忘了我自己幾嵗的時候。

我忘了是哪一家超市。但是我記得那天人很多,我們也買很多東西。然後就要付錢的時候排隊排很久。我應該還很小,因爲記憶裏我是往上看的。在我們前面的一個人正在結帳。突然他有一樣物品掃描不到,然後櫃檯的姐姐就必須一個一個號碼打在電腦上。我看到了一切,應該很不耐煩,所以就直接問我爸,眼睛看著櫃檯姐姐,很大聲的那種。

“爲什麽她們那麽慢?”

然後我爸就跟我說掃描不到只有這種方法,姐姐也很努力了。

然後過了不久到我們的時候,姐姐有看著我會心一笑。

可能是内疚。可能我甚至還不知道内疚是什麽的時候内疚。

姐姐甚至可能忙得都沒有聽到我說的話。

以前打零工,都是期待結束,everything was in place. I wasn't gonna stay.

今年年初的半年,我掙不多,而且也沒有剩多少。可能我就是那種專注力超弱的人,我卻真正有感受到如果一輩子做這種事的生活。

很多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大概都不知道他是什麽,都是很久以後回想才了解。

幾個月前有個很熟的講師跟我說了關於maximize我們的potential,甚至還不是什麽偉大的夢想類,而只是自己賺錢的potential而已。我想我大概懂了。

Pearl Harbor是我很喜歡的一部電影。我看了很多很多次,台詞都會背了。那天很偶然又開來看了一次。

Rafe在英國的時候每天都寫信給Evelyn。雖然是Disney, 但是我能夠理解;因爲我也有同樣的衝動。


也許有一天我會明白。也許當我下一次再見到你的時候很多事情會不一樣了。我好像都是圍繞著你而活,我也不知道這樣對不對,我努力面對我自己。


Rafe去轟炸東京之前,Evelyn 找了Rafe。Evelyn覺得Rafe認爲她從來沒有愛過Rafe。他告訴Evelyn -
Evelyn, loving you kept me alive. I should've died over there. When I was in that water, I made a deal with God. I told him I was sorry, I told him I knew I'd been a fool for leavin you and tryin to go over there and be a hero, and I promised I'd never ask for anything again, if I could just see you one more time... And ya know what? It was worth it. You kept me alive Evelyn, you brought me home. So I'm gonna stand by my end of the deal, I'm gonna walk away and I won't ask you for anything... but I just want to know why... Just tell me that will you please? Just tell me why. 
 It was worth it.

*後記 - 貼圖的時候我找了很久,我想找Rafe流下不甘心的眼淚的那一幕,還差點自己Print Screen! 可是又不想忽略Evelyn,甚至只想放Evelyn的相片,因爲感覺本來就應該這樣。Rafe和Evelyn一起的相片我卻莫名其妙放不下手... 

我知道很多電影評論對這部片都沒有好話說。我想說的是,她是一部電影,不是紀錄片,就像導源所說的,他想體現的是那時候的生活寫照,很多小細節 - 輸血的可樂瓶,Evelyn的襪子等,都是真實的。It isn't pretending to be what it is not.去看看吧。一定會有收穫的。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