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11

November 23rd, 2010


現在已經兩點半了。我剛回來。我堅持,即使打擾人家睡覺我也要寫出這篇文章。
這篇是十一月二十三號,星期三的entry

首先,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麽說我有多爛,我弄丟了我自己的馬來西亞電話卡,我也弄丟了舊trainee house的鑰匙,不怕告訴你,在臺北我也弄丟了我自己的Tupperware水壺,來臺灣之前我甚至誇張到連護照也留在同學車子上,最後還要拜托他從東馬寄來我檳城家,我星期五來,星期四護照才到。

可能我也是混大學混太久了,對很多事情沒有追究,開心就好,太過隨便,所以會很relaxFinal Year Project的老師也是這麽說的。

我超不會緊張。

有時候我會覺得我自己真的也太過隨便,從去年去internship時就發現,我很粗心。粗心這兩個字我想了很久,現在才發現其實我從囯小就已經是這樣。囯小老師看到我的家長,連阿公阿嫲,也都是跟他們說我不笨,只是很粗心。

先說例行公務好了。今天從臺北的回來,早上吃飯店的早餐,粥,外國人可能很難接受,可是我真的很喜歡。大概十一點從飯店離開,然後往臺北車站走。到了車站就先到靠近客運那裏櫃子放行李,然後等Bo Sung的時候大概就有兩三個小時可以逛。我記得我以前去臺北地下街好像都沒有中山地下街,而且我還聽説現在臺北地下街有兩段!反正我們就走了其中一段吧。一開始兩個女人就好像磁鐵一樣被吸去了。我其實逛街還好,我也不怎麽會買,只是看看人潮。

因爲我心裏很想念她,從早上看見八月時捐血的照片就有跟她一直聊,可能因爲是我正處於休閒假日遊玩的狀態,而且還買了一些東西給她,所以就特別特別想她。有時候我也覺得我自己很煩,甚至有點娘炮,根本沒話題了都還在硬扯。所以我一直是找地方上網。不遠前面就有一家咖啡廳,裝飾很普通,價格算高級了,服務生都很正,制服是好像阿聯酋航空公司的空姐,可是裙子超短!

點了一杯卡佈奇諾就坐下來直接上網。後來他們來回都有看到我,我甚至連午餐都不吃了。
然後時間到就離開,和BoSung會合,搭囯光回新竹。這次比較好,前方還有一台小電視,音響直接就從我們自己坐的位置上發出來,很不錯,唯一的不好就是車子開動時會晃很厲害,銀幕也會跟著晃。可是一上高速公路我就很累睡覺了。

剛剛那場莫名其妙的口戰,其實很難想象如果是我被帶錯路,我會怎樣所以其實Mike說,都是他自己沒有安排好,還蠻對的… Angela真的很無奈但是不管怎樣,直接這樣把Angela指出來罵是有點過分,簡直就是撕裂了面子,我覺得這樣不對

1 意見:

ahyunn said...

welcome bac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