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火車

一個星期以前就有念頭要寫這篇東西,結果不是睡覺就是看電影,不是facebook就是打PES,星期一都過了。不去汶萊玩的決定如果是正確的話就要明天開始認真念書、做事了。

好想念那種在球場裏看球賽,生活的一切一切都忘記掉,就是看自己的州隊去踢,輸贏再來喊叫的那種感覺。好想念小時候常常去的瀑布。。一切一切都過的這麽快,離開我去臺北那次也快兩年了。

剛才手機的信息儲存量快滿了,結果我檢查時發現好多好多都不能刪除,都是我之前和一個兄弟討論那個女孩的事情,有整50封吧,捨不得刪,縂覺得值得再看。

過了這幾個星期,我還是沒怎麽認識,她好像有feel到我強烈的熱情,竟然說她男友不喜歡她和陌生人説話。這件事情對我來説是一個打擊,不是因爲他不讓我們兩個聯絡,是這傢伙竟然那麽幼稚,難道他沒有和別的女人説話么。還有就是這個蠢女人怎麽會看上這只臭老鼠?..如果你看到的話,我想說,你長這麽漂亮很難不讓人不想跟你說話,做朋友也沒錯吧?怎麽要弄到這麽難堪呢?,,多個人聼聼心聲什麽的也不是壞事啊。。。

上個星期天二叔和他的朋友來了一趟,我和表弟去見了他們,吃了晚飯再回來。他朋友很胖,是那種老外的個子高大的胖。認識了他兩年,縂覺得他對自己的生活不是很滿足,有個好老婆還有可愛的孩子,當然不錯,但是他給我的感覺就是他縂覺得年輕的時候他沒有活的很過癮。那天喝了一點啤酒,出菜也特別慢,他就對我說,年輕,應該什麽都去嘗試,試了一次對的話我們就繼續干下去,錯了就收手。不知道他孩子長大以後他會不會跟他們灌輸一樣的道理 - 人生就像火車一樣,不會回頭,火車站錯過了就不會再來(有個朋友的QQ pm也是放這句)。莫名其妙,他說火車這個比喻的時候我腦裏面想的就是紫色公主。

很奇怪,一路走來,跟我比較要好的朋友都是單身的,幾個例外吧。希望三十年后見面時大家都有了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