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3, 2009

剛出去鎖門的時候擡頭望了月亮一下。啊,前天還是鐮刀型,現在已經變半個圓形了。看了日曆,才知道今天初九,月亮是上昡月。

以前小學上科學課,補習老師教了我如何去記月亮的名稱。說殘月的形狀是C型。因爲這一句話,我每次看月亮都會看看有沒有C型還是到反的C型。

北京回來美哩兩個星期了,我看著800元的“東方寺院塔”,找出我體内所有的陽氣,好好地開始讀書。這個五一周末我破了很多戒,有點像從前一樣沉溺在遊戲的虛擬世界裏邊。該改了。早就好改了。

有些人其實就是我們所說的雙面人,表面上其實他跟你和好,但可以每天一起吃飯但幾天來一句話都沒說過,連bye,hi都沒有。很虛僞,很恐怖。真想看看他老爸老媽的樣子是不是也這樣,畢竟也不窮啊。

其實我並不是那種可以儅別的東西透明然後活下去的人。

在雅秀的時候我差點買了那件印有毛澤東的圖案的Tshirt。然後又看到那個寫著"爲人民服務"的包包,綠色的,很好看!我表哥買了白色的,因爲他是醫生,很貼切吧。就有些事情很奇怪,我一路來不討厭毛澤東,可是懂事以來我是資本主義的擁護者。

去了北京一趟,突然閒覺得其實很多人好像對公產主義認識不深而我們走資本主義路綫的國家也沒有富起來。就這樣突然閒對共產黨很感興趣。

足球方面,利玆打進了playoff semi finals, 對上米爾沃隊,希望能夠平安進行吧,然後我們進決賽然後再升班!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