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1, 2009

台灣的Beatles

我們希望成為台灣的Beatles!-五月天訪談

本文刊載於1999年的<Pass>雜誌

訪問/Jeph,葉雲平
整理/Jeph
訪問時間:1999/6

五月天第一次出現在電視螢幕上,可能是在四年前Channel V台,由Robin所主持的「V Rock」。那時他們叫So Band,還是剛進大學的小毛頭,主唱阿信載著棒球帽,在台上喊著「作陣來軋車!做陣來軋車!」,Robin則以像是報導方程式大賽車的口吻說:「雖然有人認為他們的音樂太過流行,但那未必不是另一種地下樂團的主張。」我無法確定這句話是否一字不差,大抵「雖然...,但...」的造句是沒錯的。

為什麼是「雖然...,但...」的句型?也許因為「流行 vs. 搖滾」早己是反大眾品味的青少年樂迷心中堅不可破的矛盾關係:流行就不是搖滾,搖滾就不能大眾、不可媚俗。對死硬派的搖滾迷來說,若是有個叫「流行搖滾」的名堂,那必定是較為低等的。不過,對於五月天這樣的團,我們不免要像Robin一樣,說句「雖然...,但...」的台詞:「雖然五月天的樂風比較通俗,沒有多少強硬的叛逆姿勢,但我們怎麼能忽略他們毫不矯飾的熱情活力和認真誠懇的創作態度?」看過五月天現場演唱的人,很少不對他們的未來充滿了期待。

若從So Band算起,五月天的基本成員,主唱阿信,吉他手怪獸、石頭,貝斯手馬沙,混在一起玩音樂的時間,少說也有五六年了,培養多年的合作默契,似乎讓他們連講話腔調都相去不遠,除了新加入的鼓手諺明比較沈穩外,五月天發言口徑一致,差不多可以當成一個人看待。

學生樂團所選擇的樂風,多半傾向侵略性強大的重金屬或龐克搖滾,為什麼五月天一開始就走向通俗內斂的流行搖滾路線?

「其實那時候沒有想那麼多,只是覺得好聽就來做,素材就是平常喜歡的那些,而且我們喜歡的也沒有那種很偏門的音樂,都是時下一般年輕人會聽的。可能是我們喜歡的東西不冷門,玩的東西也就不會讓人比較難接受。我們之間也沒有想過要流行還是要另類什麼的。我們不會刻意迴避一些很通俗的東西。」

那麼五月天平常都喜歡聽些什麼音樂呢?

「我們每個人都很喜歡Beatles。歸結起來,大家都偏好英國和日本的搖滾樂。剛開始學樂器的時候會喜歡美國的重金屬,覺得彈那樣好快好屌。後來覺得練到最後沒什麼意思。然後慢慢發現英國的歌想法更深沈,更能直接打到心裡。聽音樂當下的快感很重要,可是我們一方面也慢慢有點年紀了,時間會把心中有些東西會過濾掉。最後會發現能夠感動你自己的只有少數的一些東西。」

所有的樂團都是以翻唱起家的,五月天也不例外。當其他學生團努力地以喧囂的音樂語言呈現自己時,五月天卻以穩紮穩打的方式經營自己的風格,Beatles、紅螞蟻、伍佰都曾是他們學習的對象。

「當初我們在小pub駐唱的時候,雖然也有唱自己的東西,要撐三個小時還是得唱別人的歌。不過都我們都會去改編原曲,如果是照唱,別人的編曲是別人的style,如果去改編原曲,才會變成是我們可以掌握。如果說我們和其他學生團有什麼不太一樣的地方,原因大概就在這裡。不止是學彈奏技巧,在改編原曲的過程中,我們也學到了編曲的方法,那對我們創作和想法上幫助滿大的。」

另一個讓五月天超越學生樂團的因素,是他們參與唱片製作的豐富經驗。除了在合輯<ㄞ國歌曲>初試啼聲即一鳴驚人的<軋車>,隨後又在<擁抱>中包辦大部份詞曲、編曲、演奏等製作工作,幾乎可以將<擁抱>視為五月天的專輯。五月天對音樂創作積極的態度吸引了主流唱片公司的注意,在轉投入滾石集團後,他們的下一步也開始令人好奇起來,他們會不會被唱片公司修整成另一副模樣?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們進入主流公司,就會去拉攏某些東西。在第一張專輯中,這就是目的之一,我們不否認,所以選的歌會是比較明亮、比較易懂的東西。在大家既定印象中的band sound,是像張震獄、伍佰,吉他要很重很前面、鼓要有很有力、高音要很亮、低音要很沈。可是我覺得如果你要讓別人知道搖滾是什麼,我們選的路是朝 Beatles那種復古的方向去走。我們花比較多的精神在編曲上,去找不一樣的東西。我們追求的是比較舊、比較老,但是不會造成聽覺壓力的sound。有些人可能會認為我們是跟流行妥協,實際上,我們是在跟流行溝通、跟大眾溝通,而不是妥協。」

五月天的團員表示,事實上,唱片公司並沒有對他們的創作施加任何壓力,反倒提供了一個練團室和簡單的錄音設備,讓他們在唱片製作上盡情發揮。

「我們一直在找做這張專輯的方式。因為一張專輯有很沈重的錄音室經費的壓力,在有限時間內趕出一首歌,對我們或樂迷都不是好事。因為鼓是很重要的部份,所以決定鼓在加拿大錄,其他的就在我們的練團室用簡單的錄音器材錄製。我們的製作人完全是以旁觀者的角度,除了專業技術上的協助之外,對音樂的建議就是鼓勵我們去試。在自己的練團室錄音可以做很多聲音的實驗,像麥克風要放什麼位置才可以錄出比較好的聲音,可以自己找時間慢慢調整。錄音試驗的過程其實都在繞圈圈,浪費很多時間才知道走不通。但製作人還滿願意陪我們浪費時間。其實這張專輯都是我們自己錄音,包括人聲、弦樂、樂器,音質也許沒有盡善盡美,但在我們自己想做的東西上,都能想辦法去完成。」

也就是說五月天這張專輯所呈現的面貌,十之八九是由他們自己控制。雖然唱片公司方面沒有多加限制,五月天對「市場」卻有了不同的感受。

「大公司和小公司的差別是,你所面對的一個是小眾,一個是大眾。我們自己處在這個環境才體會到市場是多麼沈重、多麼難以挑戰。以前是覺得很容易,歌好聽就好,進入滾石公司才發覺這個市場不是我們能對抗的,所以我們自己會有調整。來自樂迷期望的壓力是也有的,但那不是我們第一張專輯就要解決的問題。」

而在專輯內容上,我們也注意到五月天處理國語及台語歌曲有著不同的態度,以台語填詞的歌就是比國語的生動有活力。

「我想是寫歌的時候,出發點就不一樣」,這個問題當然是由創作主力-阿信-來回答:「國語就是以我們自己出發,所以會有點文謅謅,想要去塑造某種氣質-人都是希望自己有氣質。寫台語歌的時候,會假設我是某種年輕人,就好比Beatles的,在這張專輯裡,他們假裝自己不是Beatles,而是一個叫『胡椒軍曹與寂莫芳心俱樂部』的樂團,這樣的概念滿讓我著迷的-如果你是另外一個人,你的心智狀態會是怎麼樣?台語的部份就是模擬那樣的狀態寫出,所以結果跟使用國語很不一樣,團員編曲味道就自然跟著不同。如果你聽了國語再聽台語,好像是聽了另一張CD一樣,會覺得不是同一團作出來的,我們也花了很多腦筋在曲目編排上。有些比較清楚的創作人會把這兩部份有意識的分開,像伍佰。我們也希望自己的態度是很清楚的。」

在訪談的過程中,「Beatles」這個名字一直不斷出現,五月天毫不掩飾對Beatles的傾心,這在本地年輕的樂團中相當少見。最後問到五月天未來的計劃,居然也是帶著Beatles的浪漫。

「我們希望能成為台灣的Beatles。這當然是癡人夢話,但是我們是希望自己像Beatles一樣,從簡單可愛的音樂開始,在台灣找到能跟我們一起進入奇幻旅行的人,然後帶大家上黃色潛水艇,把我們最好的作品都呈現出來後,就消失—這是最酷結局。」

其實之前聽了他們的demo,我們對五月天抱持著有點不諒解的態度。但在訪問結束後,什麼問題都沒有了,雖然進了主流唱片公司,五月天還是五月天,這群可愛的大男孩仍在用心地玩音樂,或許他們未來果真能開創出自己天地吧。我們由衷地期待著。

Taken from 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music/beatles.php

我刚才挣扎了一下,不知道要把我的感言放在上面还是这里好。最后就放这里了。我其实是今年才开始听五月天的歌,但摇滚乐我初中就停了。五月天歌词很真。就我来说的话,大家应该都听摇滚乐,因为他们是真正用音乐表达自己的人。周杰轮他们都唱爱情歌,其实对一个人的成长来说真的不是很适合。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

Tuesday, May 19, 2009

The Truth of the Second Sino - Japanese War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 We all know the truth. These are to testify them further. I'm not blaming anyone of the tragedy, but we all have the responsibility to acknowledge this piece of horrible history. Here's to all the deaths, Japanese and Chinese.




















































































































































































































Saturday, May 16, 2009

滿肚子火!

他媽狼心狗肺的傢伙,説好了,出門時說也不說,早點去吃冰也沒把我叫去,難道哥不吃冰嗎。。不讓哥去你早說嘛,何必這樣!不是沒試過這樣,可沒那麽火,從你房間門口走出去,老早説好的,哎也不哎一聲,跟你去打球啊,你又不是皇帝,儅哥是啥啦,早沒儅你混蛋是友輩,可沒儅你是太監,竟把哥儅乞丐了!

Tuesday, May 12, 2009

Sexy Women Playing football

In a dull night like this one, i was just looking for some inspiration.. There you go..;)

















































Saturday, May 09, 2009

I'd like to think that I'm being tagged for this. Because I've just come back from town and was checking mail, nuffnang community listed this in their mail to me. And i've just had it 5 hours ago, so i've decided to take part.

I had the Fillet O'Fish. Honestly, I would hve had the Double Cheeseburger if I hadn't had that bad experience last time. The previous two times I had this mcvalue lunch, i had mixed feelings.

I ordered Double cheeseburger for the first time, and they screwed it up totally, it was so salty that it would have been better to drink sea water! I suppose a lot of customers and little staffs make a good excuse.

The second time, having the experience of the first time, I dared not order my favourite Double Cheeseburger, so I settled for Fillet O Fish. THis time though, they ran out of gas and could only serve what was left there. I took the Quarter Pounder with normal price. They said that the gas were on their way, but it'll take another 30 minutes for the burgers to be cooked.

This afternoon though, was rather spontaneous. We had only planned to come out in the morning, and the bus was late for half an hour. Finally, we got to the counters at McDonald's. As usual, long queues. I went for a seat while my friend ordered my fillet o fish. This time its fine. Perfectly. Just that I'd realise the Cheese that was supposed to be between the fillet and the lower bun, is between the salad and the fillet, right below the upper bun. But no complains about the quality though, and the price is really great. Thanks for that McDonald's Malaysia.

I've had a few more times at other places, but this mcD is the McD that I visit most in a year. So good luck to me on the food in the future and on the contests.

Signing out,
Chee Theng Lee

Wednesday, May 06, 2009

星星

剛從網上購買了一件A貨的球衣。我很仔細地看了照片,覺得ok了就下訂單。下面這個是謝爾迪的日本球星中村俊輔,我買的就和他身上穿的一樣。



其實謝爾迪隊的球衣這幾年的都很好看,只是大致上是一樣的,所以不想花錢。這件和前幾年的比起來我覺得比較“大人”,成熟。那個金色的勾,看上去好像有黃金年華的意思,雖然謝爾迪今年歐冠表現差強人意。
進入重點,那個金色的星星。他代表著1967年謝爾迪贏得歐冠杯的輝煌歷史。
其實星星可以代表很多東西。除了以上的例子,還有就是共產主義。哈哈。我眼裏,星星是未知數,換句話說是希望,至於星星有多亮,就看你有沒有用心去擦。
買了這件衣服后有點後悔,因爲我今年好像財運不是很好,上次放假賺的那點錢都用在北京游了,六月還要去爬神山,加東加西都大概有一千塊錢吧,現在年尾放假還想去台北看表姐結婚,這年頭錢難掙啊!虧我還想七月時買雙adidas..看來爲了台北,adidas要犧牲了。

Sunday, May 03, 2009

剛出去鎖門的時候擡頭望了月亮一下。啊,前天還是鐮刀型,現在已經變半個圓形了。看了日曆,才知道今天初九,月亮是上昡月。

以前小學上科學課,補習老師教了我如何去記月亮的名稱。說殘月的形狀是C型。因爲這一句話,我每次看月亮都會看看有沒有C型還是到反的C型。

北京回來美哩兩個星期了,我看著800元的“東方寺院塔”,找出我體内所有的陽氣,好好地開始讀書。這個五一周末我破了很多戒,有點像從前一樣沉溺在遊戲的虛擬世界裏邊。該改了。早就好改了。

有些人其實就是我們所說的雙面人,表面上其實他跟你和好,但可以每天一起吃飯但幾天來一句話都沒說過,連bye,hi都沒有。很虛僞,很恐怖。真想看看他老爸老媽的樣子是不是也這樣,畢竟也不窮啊。

其實我並不是那種可以儅別的東西透明然後活下去的人。

在雅秀的時候我差點買了那件印有毛澤東的圖案的Tshirt。然後又看到那個寫著"爲人民服務"的包包,綠色的,很好看!我表哥買了白色的,因爲他是醫生,很貼切吧。就有些事情很奇怪,我一路來不討厭毛澤東,可是懂事以來我是資本主義的擁護者。

去了北京一趟,突然閒覺得其實很多人好像對公產主義認識不深而我們走資本主義路綫的國家也沒有富起來。就這樣突然閒對共產黨很感興趣。

足球方面,利玆打進了playoff semi finals, 對上米爾沃隊,希望能夠平安進行吧,然後我們進決賽然後再升班!